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中共安康市委老干局>金秋之韵

我的三张卡

作者:周元才来源:发布时间:2020-06-04 09:09点击数:大小:

每当我拿着工资卡在银行窗口取当月生活费时,总感觉是在梦里,不劳而获的愧疚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我的青春年华消逝在牛屁股后面犁田翻地,在如火炉炙烧般的苞谷林里锄草,在街道公厕,私厕掏粪,在灰黄的稻田里挥汗打谷,不觉苦,不知累,只为了年底能分上几袋毛谷子、一堆苞谷、几背笼红薯而心满意足。没有奢望,没有祈求,只要能吃饱肚子,把生命延续下去而己。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挥手翻开中国大地新的一页,带人民摆脱贫困,走向富裕。我也被改革大潮冲击,不甘落寞,几经文化系统考核大关,终于成为一名端“铁饭碗”的文化公务人员。上班的第一天,我不知怎么做才叫上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所措,到了月底,我用颤抖的手在财政工资表上签完字领出第一月工资50元时,我眼眶盈满了泪水。

如今,工资表、工资折、社保卡上的数字由十位数、百位数到千位数不断变化,记录着我对社会的价值和党的恩泽,保障了我直到终年的吃喝拉撒。这,就是党让我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重要的一张卡——工资卡。

我母亲是在七四年六十三岁时患直肠癌离我们而去的,当时的医疗手段仅只能靠打针吃药,没有手术切除肿瘤的技术手段,且没有医保,高昂的费用无力承担,儿女们围在床前眼睁睁地看着妈妈遭受不能忍受的剧痛直到生命衰竭而束手无策,这对于做儿女的来说,不亚于是剜心割肉般的摧残,是何等的残酷啊!

今天,党心系着人民的健康,医学手段高速发展,实现了医保全覆盖,士农工商军民不分职业、职务,人人平等享受,大病手术全报销,小病门诊有医保。我妈妈那时如能享受现在的医疗技术和医疗条件,绝对不会仅六十多岁便离我们而去的。

也许是天意吧,我妈的癌症遗传给了我,2015年我也患上了结肠癌中晚期,检查单一到我手上,如天塌地陷,妈妈临终时的惨景历历在目,让人不寒而栗。老伴事不宜迟,立即托朋友联系医院,第三天启程去大医院做完检查,立即上手术台手术,手术很成功,至今五个年头,危险期已过,自我感觉精神比术前还好,那次手术共花了七万余元,用医保报销了近六万,这样大的手术并没有给我造成经济负担,这在过去是不可想像的,幸喜我赶上了好时代,我很珍惜党给了我的这张生命卡。

一日,喜闻鬼谷庄有开园庆典活动,闲来无事,心血来潮,也想出去走走,出了门不远就是大街,抬眼望去,正好一辆公交车停在站牌旁,我急忙迈着老人的脚步尾随着一个姑娘向着车门走去,那姑娘敏捷地一步迈进车门,我正要抬脚上车,“砰”,车门毫不留情地关上了,留下公交车马达启动声向前绝尘而去。

我一脸懵,手捏着省政府颁发的《老年优待证》发怔。随后没多久,第二辆公交车过来了,我再没犹豫,待车门一开,我第一个跨上车门,心虚地把《优待证》向着司机直摇晃,见司机冷漠地斜着眼角看了我一眼,没有一句话,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自顾找寻座位,一位姑娘见我站在车里直晃荡,急忙站起:“爷爷你坐”,我心头一热,急说:“你坐,你坐,我身体好着呢”,满车人一阵善意的哄笑,“给你让坐,跟你身体好坏啥关系”,“不,我身体好,能站着,干啥都有个先来后到,你让我坐是你的人情,不让我坐是你的本份,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何况我坐车是免费的,能站着我就很满足了”,姑娘硬是把我按坐在座位上。

《老年优待证》是国家对老年人的一种关爱,工作了几十年,现在退休了,该享受了,到处走走,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开开眼界,陶冶心境,颐养天年。一张优待卡,体现了社会对老年人的关爱,承载着党对我们这些老儿女们浓浓的深情。

司机们也不容易,靠工资养家糊口,多上一位老人,就多了一份担心,上车下车容易出事,司机就有难以推卸的责任,他的妻室儿女也期盼他每天平安。老年朋友们!释怀吧,不要责怪他们的冷漠,人之常情呐。

有了这三张卡啊,我们知足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恩赐吧。老年朋友们,好好生活,三张卡能让我们长命百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