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中共安康市委老干局>金秋之韵

岁月深处煎饼香

作者:朱家荣来源:发布时间:2019-12-18 15:29点击数:大小:

       前些年,我和老伴到三亚过冬时,总会收到八十多岁的老妈快递过来的煎饼。这是老妈亲手摊的玉米煎饼,我卷上大葱抹上酱,就津津有味的吃起来。每当我吃煎饼时,母亲几十年为我们摊煎饼的情景就会浮现在眼前。

  煎饼是山东地区的传统主食之一,我从小是吃着煎饼长大的。我的妈妈有一套摊煎饼的高超技术,她会用磨好的煎饼糊摊煎饼,还会用地瓜面粉和成面团在鏊子上滚煎饼。小时候,我常常帮妈妈推磨拉碾子,一圈接一圈,走得我头昏脑涨,可是妈妈很轻松的样子,停下来给我擦擦汗,告诉我明天七八口人等着吃饭呐,再使把劲!其实,妈妈在生产队已经干了一天活了,早已筋疲力尽。有时,我会蹲在鏊子前看妈妈摊煎饼。妈妈一边往鏊子底下填着烧草,一边用勺子㧟起一勺煎饼糊放在鏊子上,然后迅速用筢子把面糊均匀地摊成圆形的薄如纸片的饼,烙熟后揭下来,就大功告成。妈妈不管用哪种方法做成的煎饼,都十分好吃。尤其是玉米、小麦、小米做成的煎饼,色泽金黄,薄而韧脆,香甜可口。如果再做一锅小豆腐,煎饼就着小豆腐,那绝对是美味,令人食欲大开。有时只是煎饼卷大葱,也能让你饱餐一顿。令我最难忘的是,妈妈做的煎饼果子,焦黄酥脆,香气四溢,让我大饱口福。

  妈妈做的煎饼是我求学路上的生活保障。我念初中时,学校离家二十里地,需要住校读书。那时生活困难,没钱买学校食堂的饭菜,每周回家背干粮到学校吃。所谓的干粮,就是妈妈为我起早贪黑摊的煎饼。每到周六妈妈不是推石磨,就是拉碾子,准备做煎饼的粮食面糊或者地瓜干面粉。周日上午,支起鏊子,坐在蒲团上,一张一张的摊好煎饼。摊煎饼是个累人的活儿,尤其是夏天,烟熏火燎,热气腾腾,几个小时下来,腰酸腿疼,汗水直流。六七十张煎饼装了满满一篮子,全部让我背走。妈妈做了煎饼吃不着煎饼,为了能让我上学,她常常吃糠咽菜。有一次,妈妈因为接连吃灰菜,全身浮肿,脸大如盘。妈妈是用自己的血汗和生命供我上学!

  改革开放以来,我家生活日益改善,煎饼逐渐退出了家中主食的地位。然而,妈妈看到儿孙都爱吃煎饼,八十多岁的老妈竟然重操旧业,隔一段时间就借用人家专做煎饼的机器磨好煎饼糊,给家里人摊几十张煎饼。吃着妈妈摊的煎饼,真是舌尖上的一种享受。

  吃着煎饼忆流年,岁月深处煎饼香。风沙吹老了岁月,吹老了我的容颜,然而吹不老我对母亲的思念,走到天涯海角我也忘不了煎饼的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