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康市老干部工作网!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清晨跑步
作者:周全伟    文章来源:安康市直老体协    点击数:2098    更新时间:2016/3/22

 

我们同胞兄弟四人,我为小,三个哥哥均出生于中华民国时期,三哥都大我十岁,唯独我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的1952年。从我记事起就自觉比村子里的同龄人体型瘦弱、个子偏矮,先天生成身体素质差一些。生在农民家庭、长在贫穷农村,父母一天三晌不停歇地劳动终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此我从小就得随父母早起晚睡清晨父母就早早地把我带到劳动的田间地头,然后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勤劳作,任我与石头、泥巴、杂草、蚂蚁、蛐蛐……为伴作乐。这使我从小就养成了早起不睡懒觉的习惯。然而这毕竟是太早的记忆,且是模糊的记忆。真正有了较清楚记忆的是1958年秋季上学以后。

父亲非常重视我的三个哥哥和我的读书之事,20世纪40年代后期、50年代初期,三个哥哥都先后上学了。1958我满六岁,父亲早早送我入学读书。当时不要说在农村,即使在城镇六岁入学都是早的,十一二岁开始入学读书的并不少见,甚至有十四五岁才进校上一年级的。我是在石佛寺小学读了六年小学。石佛寺小学大概建于民国初年,从建校起周围几个乡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好、上得起学的孩子都到这所学校读书。我入学时这所学校早已经成为具有一定规模、一定影响的完全小学。距离石佛寺学校比较近的孩子上一年级就到这所学校,距离比较远的孩子就在他们当地的初小读完四年级后,到石佛寺小学参加升完小的选拔考试,被录取后才能在石佛寺小学读五、六年级,这样石佛寺小学的生源就要涉及到方圆三四十里地的村子。我们村子距离石佛寺小学有的人说是六里路(一里为半公里),有的人说是八里路,过去乡间说的路程都是个大概,谁也没有真正去丈量过,不像现在的公路、铁路经过测量了的一是一、二是二那么准确。但只要你亲自去走一趟,就会知道确实是一段不短的路程。自从入学后,除了寒暑假、星期天,一年二百七十天左右的清晨得早早赶到学校,下午将近四点钟放学后才急匆匆地回家。早晨都是快走小跑地到学校,到学校后还要全校集体上早操,先跑步,后做广播体操,所以能在石佛寺小学读六年书的不少学生都习惯晨跑但可惜的是那时升学率特低,完小毕业考不上初中就得回家乡当农民,而全县就只有四所中学,其中旬阳中学是在县城所在地的有初中有高中的完全中学,每年初中仅招两个班、一百二十名学生,还要优先录取城镇吃商品粮户口的考生,可以说那时完小毕业考初中真比现在考研还要难。而一旦回乡成了小农民,特定的职业、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条件限制,咋能每天清晨去跑步,不言而喻小学六年刚刚养成的清晨跑步的好习惯就难以为继了。

1964年的秋季我小学同班的四十余名同学中的五名考入旬阳中学上初中。学校变了,环境变了,但铁打的纪律、刚性的规章制度反而更严明、更严格了。一年四季随着清晨早早响起的起床铃声的是学校值周领导、值日教师和班主任叫喊学生起床的响亮威严的吆喝声,带操体育老师催逼学生出操的清脆有力的鸣哨音,学生匆匆忙忙洗嗽后就赶紧往操场跑,接着就是跑步、做广播体操。特别是到了冬季,昼短夜长,早操结束天还不得亮。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日日、月月、年年如此。当时旬阳中学还有个不大的操场,春夏秋季就在操场上操。到了冬季就到学校下面的旬河岸边上操,学校的意图是旬河岸边河滩场地大好摆布,冬季清晨多跑一会儿对学生身体有益,岂不知冬季寒风顺着河道溯游而来,河岸边就特别特别冷。记得那时冬天跑步结束天还不得亮,黑咕隆咚的,全校学生又集合在河边唱歌,最难忘的是唱“看彩霞旭日东升”这首歌。跑步运动起来还罢了,静静地站在那儿唱歌,冻得人浑身发抖,还得硬生生地挺住,真够人受得了。本来初中三年于1967年夏季就该毕业了,但遇上文化大革命,毕业的时间到了离不了校,又在学校多消磨了一年多。前两年都是正规的,学校的规章制度和纪律促使我们坚持上早操,良好的清晨跑步的习惯得到了进一步养成。

196810月学校停办,城镇户口的学生到农村成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农村户口的学生回原籍成了回乡知青,实质上就是成了农民。在农村一清早生产队长就扯起嗓子叫喊着催促上坡干活,天抹黑了才收工,收种季节还要夜战,繁重的农活与年轻的农二哥羸弱的身体实在不成正比,只能勉强支撑,那还能有精力去清晨跑步呢!1970年初三线建设的重大工程襄渝铁路上马开工,当时旬阳到安康不通公路,为保证襄渝铁路顺利施工,必须先修通安旬公路。于是4月份上三线到吕河对岸修安旬公路,那时是以基干民兵的组织形式去的,县上是一个基干民兵团,一个区是一个民兵营,一个公社是一个民兵连,一个生产大队是一个民兵排,算是半军事化组织管理。管理严格,劳动强度大,出工和收工时都是整队统一行动,大家都得抢时间、鼓干劲,力争提前完成任务,不然三线建设搞不好,毛主席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那还了得?我们这些参加三线建设的基干民兵怎么交得了差?哪里还有时间、还有心情去清晨跑步呢?

1970年秋季文革开始停办的高中又开始招考学生,我有幸第二次考入旬阳中学读高中。这次和在旬阳中学读初中时不同的是,由于修襄渝铁路,旬阳县境内一下子驻扎了好几个团的铁道兵部队,旬阳中学的多一半校舍都让铁道兵部队借用去了,就连仅有的一个小小的操场也被铁道兵部队搭建了临时用房,所以旬阳中学就只能到旬河岸边的河滩去上早操。就这旬阳中学仍然坚持早操跑步,培养学生的良好习惯。每天清晨跑步后做完广播体操,依然整队集合唱歌,不过再不是唱文革前的那些老歌子,而是唱京剧《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的选段。记得唱得最多的就是《红灯记》中李玉和、铁梅唱的唱段,如“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全靠她……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等。197210月底我在旬阳中学师训班毕业前夕提前留校工作。虽然留校工作当了老师,但上早操跑步的习惯没有改变。这一是基本上养成习惯了,二是学校的大环境使然。那时学校的教职员工早晨必须同学生一道出操跑步、做广播体操,这是学校的规章制度规定的,是不容违反的纪律。尽管并没有整天高喊为人师表,但从这点点滴滴的小事上就可看出那时教师崇高的职业道德。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出操跑步,真的是习惯成自然了。

1978年秋季开学我进入汉中师范学院中文系读书,以前不了解大学,臆想中的大学各方面是严格的。可进校后才知道大学里全靠自我管理,早操不再像中小学一样由学校组织,统一行动,而是各行其是,上也可,不上也可,但学生们都早早起来,或进行各种体育锻炼、或读书等,绝少睡懒觉的。四年大学时间我亦然坚持清晨跑步,使清晨跑步得以持之以恒。 

19827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安康师范学校任教。在安康城区运动场地设施非常紧缺的情况下,有悠久历史的安康师范学校却得天独厚,有一个300米跑道的运动场,这为师生体育活动提供了方便条件,也是我清晨跑步有了场地。在安康师范学校工作直到20126月于安康职业技术学院退休,三十一个年头,整整三十年,我把清晨跑步这一良好习惯保持了下来。退休后不再为工作奔忙了,闲暇时间更多了,清晨跑步更成为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2014年秋季开学,安康职业技术学院东校区(原安康师范学校)被安康市政府命令整体北迁,校舍及所有设施移交汉滨区初级中学,我再也不能在原来的学校运动场跑步了。但清晨跑步不可终止啊!因为随着老之将至,适量的运动对老年人是特别重要的,运动才会健康,健康才能给社会、给单位、给家庭减轻负担,于是我清晨就跑南环路。

健身活动锻炼身体贵在坚持,活动项目的选择因人而异,但不论选择什么活动项目,必须长期坚持、持之以恒才会有成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那是难能奏效的。所以在退休后,我三次到孩子工作的济南居住一段时间,虽在异乡我仍然坚持清晨跑步。前两次到济南清晨就在王官庄大众广场跑步,济南王官庄实际上就是城乡结合部,我前两次到济南王官庄大众广场清晨锻炼的人还不太多。20157月底我再到济南,王官庄大众广场晨练的人就特别多了。场地有限,人一多相互就有影响,于是我清晨就沿济微路,一直跑到南环路内的小广场。从居住的王官庄小区新三区到这个小广场有公交车四站多的路程。跑到小广场活动活动,然后再跑回来。之所以跑到这儿,一是清晨行人少,车辆也少,适宜于晨跑;二是距离适中,活动量也合适,能达到健身的目的;三是在这个小广场,没有了闹市里的高楼林立,遮天蔽空,可以举头望空,放眼远眺,尽情地看月亮、看星星,从容地观天、观地,得到美的享受,愉悦身心。几个月下来,发现在这条路线上如我一样坚持晨跑者有五六位,坚持晨走者多一些,这其中有老中青不同年龄的人,看来坚持锻炼的人是愈来愈多了。

清晨跑步五十余年,现在好像觉得五十余年弹指一挥间,清晨跑步更不是什么惊天动地之举,不过是生活中的细微末节之事,何足回首挂齿一提,但细细想来还真是不容易。人们常说人生不容易,其实人生的不容易往往就在于人生坚持做一件事或几件事的不容易。说实在的,人步入五十岁,也即将进入老年人的行列,瞌睡少了,尤其早晨不再贪睡了,对自然界的酷热严寒、风风雨雨也都经历得太多了,清晨早起,跑步锻炼之类是不会有多大难处的。退休了更是把清晨早起跑步锻炼之类的视为生活中的大事,甚至是一种精神寄托。清晨不早起,赖床睡大觉的老人反倒被视为另类,会被同龄者不齿或讥笑的,所以现在清晨跑步、快走的老年人比比皆是。然而青少年们要上学读书、要上班工作,学习工作够辛苦的了,再要让他们清晨早起跑步锻炼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学生早晨上早操跑步是不成问题的,因为上早操跑步是学校每日生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客观上有强制命令性的纪律在发挥作用。但干部职工就没有这样的环境条件,单位一般不硬性规定工作人员必须上早操跑步。人就是有点儿怪,一生中做成的好多事确实是被逼出来的,若没有外部因素逼迫就可能缺少一种奋进的精神,慵懒闲散,得过且过,无所作为。中年人更是上有老、下有小都得关照,工作挑重担,为此起五更、睡半夜不为稀奇事,还有好多棘手难缠的事要处理、要摆平真不容易,人生的艰难,工作的艰辛已经够受的了,要坚持清晨跑步还是有难处的。当然人应该是要有一点儿精神的,有了这“一点儿精神”就能克服重重困难,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坚持清晨跑步亦当如此。虽然坚持清晨跑步肯定要投入和付出精力、时间,但是身体、精神必然会得到益处和回报,对此我深有体会。196611月份,十四岁的我参加徒步大串连,凭着平时清晨跑步练就的两只铁杆腿、一双铁板脚,翻秦岭到西安,过潼关出陕西进河南达郑州,爬鸡公山越武胜关由豫至鄂南下武汉。参加工作后由于坚持清晨跑步,生活规律,身体状况良好,工作四十一个年头、整整四十年,没有请过一节课的病假,自觉较好地完成了本职工作任务。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还承担了一定的社会工作和活动,并做好了这些份外工作。退休后常常是清晨早起先跑步,再早餐后,即坐下来看看书报,或上网看看新闻,或写一点儿文字。早早起来跑一跑,使些力气出些汗,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活动活动筋骨,坐下来感觉就大不一样,精神振作了、精力充沛了、思路也倍感清晰。反倒是一天不清晨跑步了就感到像缺少了点儿什么,觉得浑身不舒服,脑子里也乱蓬蓬的,遇事就理不出头绪来了,如同自己突然变得不是自己了。清晨跑步好处多着呢,不是一点文字、一篇文章就能说得全、讲得完的,对此只有躬行,才会有言说不尽的体会和感受。                                  (20151210日)

 
主办:中共安康市委老干局
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提供技术支持
地址:安康市汉滨区香溪路27号市委二楼 联系电话:0915-3288705 Email:aklg123@163.com